夏天的回忆

绵绵的梅雨一停歇,燥热的暑气就滚滚而来。中午回到家,赤膊 上阵,擦擦洗洗,把空调筛网、调风板弄个干净。于是,只需手指一 摁,“嘀一”一声,整个夏天也就变得清凉惬意。\r 女儿对于空调的理解,更多偏向于一个遥控玩具。一到中午,她 总是很夸张地嚷着“热死了,热死了”,然后一把抄起遥控器,很期待 地看着大人。\r 我笑了。也是,现在的儿童大概不知道,曾经的夏天,是多么的 漫长炎热;他们更不知道,在“赤日炎炎似火烧”的日子里,扇子对于 人们,曾经是多么重要。\r 小时候的夏天,家家户户都要准备扇子,从阴历四月开始,各地 的农贸会上都离不了芭蕉扇、草编扇、纸折扇,许多从会上回家的人, 除了购些农具外,大多还会手摇一把甚至几把芭蕉扇。一把扇子一 家基本要用好几年,每当夏季来临的时候,家家都要找出几把旧的, 再买几把新的,新的旧的同样用,用到最后烂了,做饭时还可以用来 煽风点火,新扇子是舍不得煽火用的。\r 我家的新扇子买回来后,常常被母亲藏起来一把、两把,等有客 人才拿出来,客人走了,又被母亲藏了起来。还有一些精细的女人, 常常把扇子镶了花边,用起来很是优雅,扇子的寿命也更长。但也有 一些人家,女主人属于粗旷型的,扇子常常搞得很破旧,来了客人,天 气炎热就借扇子用,客人走了再奉还。\r 扇子因为分类不同,使用的人也不同。老人一般用草扇,干草 编成的,用起来轻巧,风也不硬;芭蕉扇用得最普遍,多数是中靑年 人,用起来风大,来劲,只是稍稍重了些;花色最多的要数纸折扇 了,使用的人群自然是年轻人,那些大大小小的纸扇,能收能放,画 牡丹的国色天香,画荷花的冰清玉洁,画儿童的天真可爱,画仕女 的惟妙惟肖,还有题诗的、留字的扇子,不知道曾产生了、蕴含了多 少动人的故事。就在我小学、中学毕业的时候,相互赠送纸扇还是 很流行的:面对自己的同桌挚友,或者是心仪的、暗恋的异性,选一 把图案合适、题字合意的纸扇,或者自己再画龙点睛似地描上几 句,既可以掩人耳目,还能够表达心意,之后,这把扇子便久久留在 心中了,要不,怎么会有千古流传的《桃花扇》呢?我亦接受过折 扇,亦赠送过折扇,只可惜,没有一把是面带桃花的,所以,至今没 有保存。\r 关于扇子,除了那些能买到的,也有许多是自己做的。比如: 用麦秆编的,要在收麦的时候就开始找能用的麦秆,颜色要好、粗 细合适的,扯去枯叶,用水泡软,先用五根或者七根秸秆开头,变成 一根一根的扁长辫子放置,然后用整束的秸秆捆扎,编制成扇子的 形状,再把这些辩子在周围续起来,续成自己喜欢的形状,放在阳 光下晒一晒,麦秆扇子就做好了。它不抵芭蕉扇耐用,没有纸折扇 好看,却被一些人喜爱,因为它渗透了编织者的心血,也显出编织 者的灵巧,使一些手笨的人望尘莫及,因此用起来也格外骄傲。我 只会编五根麦秆的辫子,七根的不会。因为母亲忙碌,虽几经要 求,辫子编了不少,也没有做成一把像样的麦秆扇子,而邻居同岁 的俊却有一把这样的扇子,使我好生羡慕,至今难忘那扇子的倩 影;再比如随便用一片纸,来来回回折一折,就成了 一把最简易的 纸折扇……\r 岁月如珠,一粒一粒数去,每一粒都闪着诱人的光芒。现在,电扇、空调早已进人寻常百姓家,新成立的家庭更是空调必备,有谁还会使用、还会记得这些扇子呢?\r 也许,现在的孩子们不知道、不了解这些扇子的故事,正如我们 不知道、不了解父亲的旱烟袋、母亲藏起的缠脚布一样。时代在前 进,不知不觉,又一个时代过去了,又一代新人成长了。\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