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的健康愿望推动净水器的幵发

净水器受到《家庭用品品质表示法》的制约,必须明确材料种 类、过滤材料(过滤盒)的种类、过滤流量、可以使用的最小水压、 净水能力、更换过滤材料的时间参考、使用上的注意事项等。\r 净水器有各种类型,但多数以消除氯气、三卤甲烷等有害物质 为主要功能。有直接接在自来水龙头上的直接型和安置型两种。\r 过滤材料有活性炭、中空线膜、陶瓷、逆浸透膜,或几种材料 组合在一起。最近活性炭的使用减少了,具有超细微孔、仅能通过 小分子量物质的中空线膜多起来了。\r 这些过滤材料基本都能去除氯气和漂白粉味,还可以去除有害 物质。\r 另外,最近由于对健康的追求,人们需要的不再是简单的净水 器,而是能产生有益健康的饮用水的处理器。目前已经开发出将有 害健康的酸性水变成碱性水的离子交换净水器、添如钙质的净水\r 器等通过净水器和整水器处理产生的功能水种类繁多,但其效果得 到科学认证,在药物法的基础上得到厚生劳动省认可的水是由碱性 离子生成器处理过的水。但其他的净水器都没有明显的药物效果, 这一点希望大家心中有数。\r 除净水器外,还出现了净水淋浴。例如在淋浴喷头上使用添加 了维生素C的过滤材料或使用活性炭。因为对皮肤有益,今后的应 用可能会越来越多。\r 从自来水中含有的硝酸性氮等有害物质的现状来看,净水器的 必要性今后会不断提高。因为种类多样,应该根据使用地点和水的 使用状况选择合适的净水器。\r 我的研究室隔着神田川与JR御茶水车站相对,从5楼的办公室 窗户可以望见东京复活大圣堂的圆形屋顶和供奉着学问之神的汤岛 圣堂。\r 我心情郁闷的时候喜欢眺望神田川。神田川似乎能让我重新振 作。说起来,我的人生和神田川有着不解之缘。穷学生时代,我是 在人员混杂、条件简陋的宿舍度过的,流经宿舍的神田川演绎着生 活的沉重。我在神田川河畔的东京医科牙科大学度过了 6年实习生 活,随后去了东大、美国得州大学、顺天堂大学、金泽医科大学、 长崎大学,几经周折后又回到了东京医科牙科大学,如今已经整整 17年。而我的家也位于可以望见神田川的下髙井户。在日本最早有上水(为了确保饮用水而直接抽取河水的设施) 的就是神田川。1590年建造了 “神田上水”。对水进行消毒和过滤 是近代的水务事业,始于1887年的横滨市。从那以后,函馆市\r (1889年)、长崎市(1891年)、大阪市(1895年)、东京都(1898 年)等各大城市陆续展开。\r 现在给水能力最大的是东京市,每天约700万立方米,以下依 次是大阪市、横滨市和名古屋市。古罗马早在2 000年前就建造了从遥远地方的河流中输送净水的 水渠。而英国的伦敦直到1804年才开始有近代的水渠。以前,不仅是饮用水,包括洗菜、洗碗和清洗衣物都是利用河 水。在与河水的紧密接触中产生了 “不能污染水源”的想法。人们 曾经珍惜水,甚至不肯浪费一滴。可是如今,只要一拧开水龙头, 水就直泻而出,人们在得到便利的同时也忘记了水的来之不易。\r 净水出现了髙度净化处理的方式,但新的有害物质卤酸等开始 混人自来水中。新的农药也被检测出来。与此同时,WHO也正在\r 对10年前制定的水质指南全面进行修改。自1992年至2004年已有12年,日本也第一次全面修改了自来 水的水质标准,并已于2004年4月开始执行。修改版的一大特点是 将至今为止划分的四个项目改为三项,对于农药以每种药剂分别设 定标准值的方式全面改定,这是一种类似于总量限制的想法。随着人们对环境问题的关心日益高涨,寻求更安全的饮用水的 呼声也越来越高。我深刻地体会到,为了将水这种财富和亲水文化 世代相传,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努力保护水源,使之免受污染。\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