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知识并不是由直接意识所获得的规则

\r 在 198我早期的著作中,我曾相当充分地论述过这个问题,因而在这里就 不必再增加更多的说明了除了我直接意识到的感觉以外,我承认还有两种我没有直接 意识到的感觉:(1)我记忆中具有的关于过去的感觉;(2)他人告诉 我的他们具有或曾经具有的感觉。物理科学公认的是,作为知识 的原材料,这些感觉都建立在共同的基础之上。\r 承认某些记忆可以被当作关于过去的感觉的知识,这对物理 科学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正如我们在后面将要看到的那样,走向结 构性知识的第一步是对意识中的各种感觉进行比较。物理科学的 材料不是对感觉的意识,而是意识到感觉类似于或不同于我们先 前具有的感觉。承认这一点,仅仅一个人的各种感觉就可提供足 够的结构分析的材料;并且有可能由此发展出一种科学理论,除了 它是以某种自我中心的思维体系提出以外,这种理论将会与通常 的物理理论相一致。但是,由于这种分析绝不会把我们弄到一个 单一意识之外,它将不可能对外在于我们的意识的世界提供指示。 物质世界的外在性源于如下事实,即它是由存在于不同意识中的 结构所构成的。\r 因此,承认有不同于我们自己的感觉,虽然直到相当晚近的讨 论阶段还不是必需的,却是承认外部物质宇宙的起源必不可少的。 我们对某些听觉和视觉(听到和读到的词语)的直觉意识通常被假定为是关于出现在其他地方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意识之中的(由听 到和看到的词语所描述的)不同感觉的间接知识。唯我论将会否199 认这一点;并且正是由于接受这一假定,物理学宣称自己反对唯我 论的主张。\r 在许多语言中,需要有两个动词来涵盖英语动词know(认 识、知道、了解)的含义。当我们说我们知道我们自己的感受时,其 含义通常是“认识、了解、知道”(kernierucormaitre ),而我们在本 书中主要关注的则是“愤得、熟悉、知晓” (wiSSen,sav0ir)意义上的 “知道”(know)。有必要非常仔细地审视我们的直接意识的性质, 以便弄淸它给“科学”(Wissenschaft)意义上的知识所提供的 材料。\r 对于“我们最直接地意识到的是什么? ”这一问题,最常见的回 答是“感受和意识内容的其他部分”。但是,这是一种惯常的说法。 感受本身是一种意识。我们称之为有感觉的意识的东西除了其自 身以外没有任何语法上的宾语。我的意识是我的觉识,而我的意 识的组成部分——感受、情感等——则是我的觉识的组成部分;它 只不过是由语言所增加的东西,这种增加导致我们以“对感受的觉 识”这类术语来重复这种觉识。我们现在的目的是表明觉识既是 有见识的也是有感觉力的;而有见识的觉识具有语法上的宾语,即 是一项知识。\r 请考察“我意识到我感受到痛苦”这个陈述。这是指我知道我感受到痛苦,其意思就如同我也知道其他事实,例如太阳已经升起 一样。“意识到”在此是唯一地用来区分我已经获得了那个知识的 方式。(我所具有的太阳已经升起的知识根本不是直接意识的问 题一因为它可能碰巧一整天都是模糊不淸的)。但是,有必要关 注的是,我直接意识到的是某种事实,而不是“我感受到痛苦”这种 词语形式是对该事实的正确描述。词语形式的干扰在讨论知识的 200要素时造成了十分棘手的困难;这种描述越精确,它对我们的知识 的描述就越宽泛,并因而会从我们集中注意力想讨论的特殊知识 要素方面转移开注意力。不精确的描述并不是理想的逃避这种两 隹困境;因此,且让我们尝试另一种方法。\r 假定我突然说一声“哎呀”。它所传递给你们的完全是前一个 陈述“我感觉到疼痛”的意思。它具有任何心理学理论不曾具有的 优势;它不是在并非整体上产生于直接意识的知识中缓慢前行,像 任何在精确的描述中试图做的那样。通常它是不经意的评价,但 遗憾的是它不是精心地使用我们想精确传达的某种表达方式。直 接意识所获得的典型知识要素是我们通过突然说出“哎呀”而传达 给他人的东西。\r 无疑一项知识被传递了。当牙医在医治过程中问:“疼吗? ”而 我回答“哎呀”时,医生就获得了确定的信息。显然,我自己在牙医 之前就获得了那个信息;并且实际上这正是我想传递给牙医的一 项知识。而且显然也是清楚的是,这种知识是由直接意识传递给 我的。\r 在我看来,这使我确定无疑的是,意识不仅是知觉到的,而且是获得各项知识(Wissenschatf)的手段。当这种知识被转化为词语时,就会出现混乱,因为选择精确的用词依赖,一般的知识,而 这种一般知识并不是由直接意识所获得的规则。唯一例外的是, 我们能给通过直接意识所获得的知识赋予词语表达方式,同时又 不给意识掺杂。通常,词语表达方式必须被视为一个指针——它 可以表示知识,但其本身却并不构成知识的组成部分。\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